卫生人才网WSHR.COM欢迎您!

微信
手机版
自定义链接

郭靖式爱国:我的家人要优先

2020-10-04 投稿人 : shiyue 围观 : 评论
卫生人才网手机4

  大日子,我要揭发。

  郭大侠并不是一直都在爱国,根据《神雕侠侣》和《射雕英雄传》记载,我发现,他有一段“非常爱国的时期”,还有一段“非常不爱国的时期”,以及一段“空白期”。

  神雕侠侣开头就说,郭靖有十余年未出江湖。

  十余年就是他的“空白时期”,他那会没有国,一直在桃花岛,伺候几个熊孩子。

  不过,这几个熊孩子的凶,未必弱于江湖上的腥风血雨。

  杨过太叛逆,什么话不听,郭芙情商太差,大武,小武智商不行,这几个专会调皮捣蛋,各有所长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有一次这些熊孩子闹起来了,杨过打了郭芙,郭芙脸上半边脸颊红肿,小武大武打了杨过,杨过被打的腰间、背上、臀部剧痛无比,小武被杨过打得鼻流鲜血,闹得鸡飞狗跳,一地鸡毛。

  郭靖是怎么处理的?

  他是先招呼大武小武,女儿去吃晚饭,然后自己去找杨过,找了一夜。看见杨过——

  “就一把将杨过搂在怀里,只道:”

  “快回去吃饭。”

  吃完饭,他把郭芙,杨过,大武,小武召集在一起,说:

  “自今而后,你们四人须得相亲相爱,有福共享,有难同当。如再争闹打架,我可不能轻饶”。

  郭靖说的话暴露了他的一个原则:

家人之间要相互照顾,相互帮助,这一点必须优先。

  后来他和黄蓉有了郭襄和郭破虏,这俩问题也不小,一个小东邪,早恋,还恋叔,一个“皮色粗黑,脸上生满了细毛”,长得一副黑贵样儿。

  郭靖也没嫌弃,去去去,一个送女德班,一个扔非洲。

  他待郭襄和郭破虏也是一视同仁,处处优先,后来造了两把大杀器,倚天剑和屠龙刀,一个给了郭襄,一个给郭破虏。

  有一次,在风陵渡老店,郭芙和郭襄斗嘴,郭破虏说:“爹爹说,咱们两个要听大姐的话。”

  他不是拉偏架,他是提醒:出来行走江湖,家人要优先照顾,因为郭芙是大姐,所以二姐郭襄你得体谅。

  金庸说,郭破虏大有乃父之风。

  他说的话就是郭靖对家人的态度。

家人优先。

  郭靖少年时在蒙古长大,在那块儿他也有很多家人。

  对于这部分的家人,他也是视同一律,我的家人必须优先。

  华筝公主,他陪她捉白雕,打过都史,是青梅竹马的好妹子;拖雷安答,他俩一条金项圈和一块刺绣结过义,后来征过花剌子模,打过大梁城,是同志加战友的好兄弟。

  终于有一天,成吉思汗迫死了李萍,这仇不共戴天,郭靖必须和蒙古圈的家人诀别了。

  他和华筝说:“妹子,你忘了我罢,我非去找她(黄蓉)不可。”

  “不用来找我。且别说天下之大,难以找着,即令相逢,也只徒增烦恼。”

  言语之间,满满都是珍重和怜惜

  他和拖雷的诀别,更是慷慨泣下。

  “郭靖说:安答,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你请回罢!”拖雷道:“我再送你一程。”又行十馀里,两人下马互拜,搂抱了一会,洒泪而别。”

  此时蒙古已经是宋朝的敌人了,郭靖本该丢掉幻想,准备战斗,自我洗白,比如写本书:《我在蒙古营里的十八年》。

  或者表个忠,写个材料——“我和华筝,拖雷一直是两条路线的斗争”什么什么的。

  他偏不。

  他还在蒙古人里划了一个小圈子,圈子外面金轮法王、霍都、达尔巴是敌人;圈子里的华筝、拖雷、哲别、都是家人。

  我的家人就是要另眼相看,特殊对待。

  射雕英雄传中,他在山东守卫益都府时,想到“儿时与华筝、拖雷同在大漠游戏,种种情状宛在目前”,就非常小资的长吁短叹。

  神雕侠侣中,郭靖去蒙古大营,见到忽必烈,“见他方面大耳,两目深陷,长得像拖雷,立刻不禁眼眶一红,险些儿掉下泪来。”

  这一次,他对“家人优先”的原则坚持到了“缓动”的地步。

  他跟大侄子忽必烈喝酒碰杯,叙叔侄之礼,气氛很融洽,一掉头,说起南宋的朝廷种种腐败,他义愤填膺,突然把宋理宗和贾似道大骂一通。

  这就是我说的,他“非常不爱国”的一个时期。

  郭靖还有种种不爱国的行为,在书里多次出现,比如神雕里守襄阳城时,他不待见国家干部吕文德,叫他吃饭,他经常以家人为理由不去。射雕中他在山东益都府时,直接吐槽义军领袖:“这李全甚无骨气,蒙古兵倘若再来,他必投降”什么什么……

  按现在网络喷子的观点,你把侵略者当家人看,又骂国家元首,吐槽领导,这不是汉奸,恨国贼吗?

  三

  我说大侠就是大侠。

  大侠的爱和你们这些喷子不一样。

  你们老说,国家,国家,殊不知,这次序弄反了。

  中国人的传统思维里没有国家,只有家、国、还有天下。

  郭大侠爱的次序就是:

  家,国,天下。

  所以,家人优先,家人第一位,是完全正确的,

  其实,人的感情,从来都是由亲人开始,再推己及人兼济天下的,

  少年的郭靖,蒙古人是他的家人,看到完颜洪熙欺负蒙古人时,他就感到非常愤怒,也非常痛心。

  后来回到宋境,宋人又成了他的家人,他在山东益都府,“忽听城外难民号哭之声大作,远远传来,极是惨厉”,也感到非常愤怒,也非常痛心。

  不过,郭靖的家人虽然多,可他也不是胡乱认的。

  他有一个鲜明的标准:

  弱者,无辜者,善良者都是家人。

  他没有精致利己主义的想法,我的要搞有价值社交,我的要优先的人必须先“厉害”。

  他更不会搞什么什么身份认证,谁是朋友,谁是敌人,我要贴标签,要泾渭分明,严防死堵。

  襄阳城头,元军驱动无数难民攻打城门之时,吕文德说,非常时刻,严防死堵,是好人也只能乱杀了。

  郭靖立刻反驳:好人怎么能乱杀?!

  他宁愿跳下城去,浴血冲杀一阵,也不愿意乱杀了一个人。

  当然,这些难民里,未必都是好人;里面肯定有奸细,有卧底。

  只是郭大侠脑子里没这些个乱七八糟。

  他想的是:“便有一两个奸细,岂能因此误了数千百姓的性命。”

  他眼中,这些人都手无寸铁,被侵略者霸凌,就是家人手足,必须要优先。

  这时,他的“家人优先”就升华了。

  我优先守护了弱者,就是守护了同胞手足,我优先守卫了公义和善良,就是守护了国家和天下.

  这就郭靖由家至国,再兼济天下的爱。

  此之为国为民的大爱。

  你可以骂我圣母婊,你敢骂郭靖吗?

  四

  郭大侠这一家、二国、三天下的爱,是有很多优点。

  第一、这种爱不需要特别奖励,不需要报酬。

  他在襄阳开表彰大会,听说杨过杀蒙古人三千人先锋,他连声夸道:“了不起,了不起!立下如此奇功,当真是大宋之福!”

  这就够了。

  什么奖金啊,勋章啊都可以免了。

  一个眼神,杨过就感动的不要不要了。

  第二、不需要强制教育。

  杨过有一次到襄阳,其实是来做奸细的,可郭靖不仅待他十分亲热,还给他上了开学第一课:

  “江湖称我一声‘郭大侠’,实因敬我为国为民、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。然我才力有限,不能为民解困,实在愧当‘大侠’两字。你聪明智慧过我十倍,将来成就定然远胜于我,这是不消说的。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‘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’这八个字,日后名扬天下,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。”

  心怀鬼胎的杨过听了这番话,也不禁耸然动容,肃然起敬。

  第三、不需要谁来指挥,向谁宣誓,要向谁看齐。

  杨过这孩子不会说话,一激动就说:“郭伯伯你死之后,我必会记得你今晚这一番话。”。

  郭靖生气了吗,没有。

  他还说了,我死了也没关系,你懂了这个道理就行。

  第四、这种爱,不需要宣传,打广告。

  在襄阳城下,郭靖在蒙古人阵前救了一群兄弟,然后一个上天梯,踩着城墙蹭蹭上去,金轮法王“嗖嗖嗖!”射来三箭,他全部避开,然后杨过扔了布索,两人表演一个空中拥抱,郭靖上得城楼,“嗖嗖嗖!”又回敬三箭,射得法王手中弓断,射倒了忽必烈大纛。

  这一段郭靖的打得酣畅淋漓,干净漂亮,值得宣传,值得点赞。

  但郭靖没有摆拍:

  “过儿,等等别急着拉,法王,你摆好姿势,再射!用力!一二三!”

  然后安排几个拿手机的对着一通“咔嚓咔嚓!”

  用不着的。

  对家人的爱护是自然而然的,不需要卖力炒作,换而言之,只要你刻意炒作了,真情实意也变假惺惺了。

  四

  说了半天,其实我觉得我说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。

  为国也好为民也罢,爱这东西,一定要先从身边的人爱起。

  不优先爱身边的人,你还能爱什么?

  不过,这么简单的事,有些人就是做不到。

  金老爷子也写过这样人。

  比如东方不败,身边最爱的七个小妾都杀了,童兄弟也给他炸飞了,嘴上说千秋万代是胡吹法螺,天天又想要千秋万代一统江湖。

  比如洪教主,老兄弟都给喂上爆胎药了,自己弄到众叛亲离,山穷水尽,老婆都给他开了绿帽了,最后还要掏出一颗百涎丸来唬人。

  现实里这样的人也比比皆是,某些网络喷子隔着太平洋怼天怼地,告诉他们,还是先亲你们爷娘,不要老想炸地球,他立马跳脚——

  你是米帝,带路党,我吊死你…

  乌拉哇啦,上纲上线,没完没了。

  我说了,我被坑了几次了,所以我拉黑了很多人,这种人不拉黑还能咋办的。

  五

  任何一种爱也不可能十全十美,完美无缺。

  郭靖的爱也是如此。

  杨过最后没有成为全真教的高徒,也没有做郭靖的女婿,他和大雕为伴,脱离社会,流浪十六年,成了一个社会边缘人。

  郭襄个人问题始终也没有解决,浪啊浪,浪到四十岁“吭哧吭哧”爬上峨眉山做了尼姑。

  郭芙是彻底透支光了家族资源,一路倒蹭爹娘的流量,啥也没干成,嫁了一个契丹人,一十六年,外孙都没给郭大侠生一个。

  不要说“郭公破虏”了,这少年典型的社恐,存在感基本透明,那一年他十六岁,她也十六岁,英雄小宴,一堆三山五岳的高人就记着去宠郭襄了,完全没他什么事。

  按现在的标准,郭大侠教出一个边缘人,一个巨婴,一个丁克,一个社恐,能量完全不正,三观崩坏,彻底失败。

  其实,这又是大侠之爱一个关键原则。

  优先尊重每一个个体的选择。

  让他们学会爱惜自己,去爱他们觉得美好的东西,这就够了,能不能成为人生赢家不重要。

  你觉得杨过他们个个自由散漫,是一盘散沙,是可是真到了守卫襄阳的时刻,郭靖一声号令下,杨过,郭芙,郭襄,郭破虏,耶律齐,大雕,小红马,从四面八方云集而至,有谁缺席了?

  他们人生观,价值观,世界观,种族,肤色都不同,可是在家国天下的情感纽带联系之下,还是团结一气,同仇敌忾。

  什么是最美逆行。

  这就是最美逆行。

  要在电视剧式的,天天要跟上头装模作样的表忠心,跟婆婆假模假式秀孝顺,那只能叫“最美装蒜”。

  襄阳城下,残阳如血,一场大战,杨过可以和郭芙携手,大雕可以和小红马并肩。

  这就是郭靖和家人们“非常爱国”的时期。

  他们团结一致,不分彼此。

  那我多问一句了。

  当郭靖,杨过,郭芙,大雕,小红马浴血战黄沙,坚持守孤城,寸土不让时,他们心里第一优先是什么?

  是家人,朋友,还是襄阳,还是这个国呢?

  分不清了吧?

  分不清就对了。

  因为,家、国、天下,本来就是分不开的。

  优先谁又有什么关系?(完)

卫生人才网手机3

相关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