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生人才网WSHR.COM欢迎您!

微信
手机版
自定义链接

你以为人生真有什么拐点?

2020-10-22 投稿人 : shiyue 围观 : 评论
卫生人才网手机4

  原创 李古儿 古醉金迷

  这是我研究出黑暗的料理,芝士卤蛋火腿红烧牛肉面,纯粹就是大杂烩。两周没更,一直就没啥灵感,索性就把古龙、金庸、温瑞安拼在一起写,写个大杂烩,主题就是你们一直在期待的“拐点”

  古龙在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中,写阿飞第一次出场。

  “他的人就像是铁打的,冰雪,严寒,疲倦,劳累,饥饿,都不能令他屈服。”

  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  他的剑,是一柄锋利的生铁,在一端钉了两快软木。

  铁传甲说:这根本是孩子的玩具。

  李寻欢说:我没有见过这么危险的玩具。

  李寻欢请他喝酒,他还不卖帐,说:“等我有钱了,我可以请你喝一杯酒。”

  那意思狂极了,想像一下,你有专用司机,开着劳斯莱斯五座库里南,吃着火锅唱着歌,看着冰天雪地,心里那点儿悲天悯人的小情绪骚动着。

  可是一个在风雪中颠沛流离的孩子忽然对你比着中指说:

  你你你,滚下来,我请你喝酒。

  那种骨头,岂止是倔,简直就是个贵族。

  李寻欢第二次和他见面时,情况就不一样了,

  “他穿着套很干净、很新的青布衫裤,头发也梳理得很光很亮。

  他眼睛里已失去了昔日那种慑人的魔力,面上那种坚强,孤傲的神情也没有了,竟变得很平和,甚至有些呆板。”

  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  而这会儿他有了间小屋子。

  “木屋的门,是开着的,屋子里虽没有什么华丽的陈设,但却收拾得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。”

  还有了妞。

  “她还是那么年轻,那么美丽,笑起来也还是那么开朗,那么可爱,她的眼睛还是发着光,亮得就像是天上的明星。”

  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  你看开头古龙怎么写的,“冰雪,严寒,疲倦,劳累,饥饿”,都不能让他屈服。

  就是这么硬,就是这么直,

  结果呢?

  有房有妞,他就立马就拐了。

  还天天拿一块抹布擦桌子,擦的仔仔细细细,“看来好像这桌子上只要有一点灰尘留下来,他就见不得人了似的。”

  当然这也不能叫屈服,这叫和生活和解。对不对?

  二

  金庸写到仪琳抱着令狐冲夜奔,跑啊跑,走到一个荷塘之旁,看见荷花开得十分鲜艳华。

  后来又是日傍晚,两人背倚石壁,望着草丛间流萤飞来飞去,点点星火,煞是好看。

  “这时天上连续划过了几颗流星,令狐冲大呼小叫,不住的道:“又是一颗,咦,这颗好长,你打了结没有?这次又来了。”

  ——《笑傲江湖》

  星光璨璨,陌上谁家年少,善戏谑兮,足风流。

  那个时候,令狐冲根本没想去管过江湖上什么大事,没想去斗东方不败,也没想五岳并派,和日月神教的纠葛不清,跟左冷禅斗智斗勇什么什么的。

  他也有一个计划去和生活和解的。

  回到华山,他到思过崖上好好面壁,吃小师妹送的草菇馅的粽子,叫小师妹好妹子,打算娶她做老婆,然后和师父师娘承欢膝下,成为华山吉祥三宝的一部分。

  这是他半本书里一直期待的拐点。

  三

  你认真看,会发现阿飞和令狐冲其实很相似,开始都跳脱不群,桀骜不驯。

  一个在酒楼,一脚踢翻青城四秀:

  “一面大声叫:“狗熊野猪,青城四兽!”

  “侯人英,洪人雄....给大师哥踢得连跌七八个跟头,还不知踢他们的人是谁...”

  ——《笑傲江湖》

  一个在酒店一剑串了黑白双蛇:

  “忽然间,这柄剑已插入了白蛇的咽喉,每个人也都看见三尺长的剑峰自白蛇的咽喉穿过....”

  “血没有流下....因为血还没来得及流下..”

  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  (白蛇被串串了,黑蛇扔下五十两银子跑了)。

  两人都是酒鬼,喝酒来都是“神凝丹田,息游紫府,身若凌虚而超华岳,气如冲霄而撼北辰”;“一碗接一碗喝得很快”什么什么。

  他们都是年少轻狂时,是轻狂得不了,然后就想拐了,就去立刻跟生活和解,又变得老实得不得了。

  阿飞就和林仙儿腻一块儿了,她以前干过什么,他都不在乎了,他还真不是馋她的身子,俩人不睡一起,无性的一种真爱。

  大师兄也不敢馋小师妹身子,在思过崖上:想张臂将她搂入怀中,却是不敢。“两人四目交投,你望着我,我望着你,一动也不动。”

  一动不动的大师兄和小师妹,分房睡的绿茶婊和老实人。

  特马的,是不是特别纯??

  这本来应该是楼主好人一生平安的范儿。

  结果等来了啥?

  小师妹唱起了福建采茶歌,叫令狐冲放手,在洛阳王家神气活现和小林子出双入对,还骂他是“卑鄙无耻”的小贼。

  林仙儿简直是个超级英雄,黑暗骑士的马,上面总是有人,她简直是集邮,兵器谱前三十的男人她都睡全了

  你以为你想拐就能拐?

  你以为想跟生活和解,生活就会放过你吗?

  

  本该写到这里全书就该结束。

  现实里的阿飞应该又回到冰天雪地里去流浪。

  令狐冲又回到衡山城和老乞丐一起喝酒。

  多年之后,也许,两人碰上,一个秃了,一个肥了,为挣剩饭上的一根肉丝还打起来了。

  哪里是肉丝?这分明是肉排!

  叫余华来安排,按《活着》的那个配置去写,一家死光光,就剩牛和富贵,结局铁就该这样了。

  叫陈忠实来安排,黑娃被枪毙了,白灵被活埋了,朱先生的棺材板被小将们刨了,一路都快404了。

  我查了一下,《笑傲江湖》完成于1967年,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完成于1972年,那会儿,金庸和古龙写武侠要赚钱恰饭的,必须给普罗大众写个拐点,虽然他们心里是拒绝的。

  于是,金庸空降了个任盈盈跟令狐冲说:“像你这样的人,人人都会喜欢你,你做小叫化也能活下来”

  古龙给李寻欢安排的台词就更动听了,他说:有一种人,别说断一只手,就是两只手一起断了,用嘴叼着剑,也能使得一样快,一样好。

  你们品品这两句话—

  像你这样的人,人人都会喜欢你,你就算做小叫化也能活下来/你就是两只手一起断了,用嘴叼着剑的,你也能使的一样块——

  信了你的邪,糊弄鬼的吧?

  更过分的还在后面。

  令狐冲一剑刺进东方不败的后心之后说:

  “本来我们四人合力都不是你的对手;阁下武功天下第一,我十分佩服。”

  (至于我怎么就嬴了,我也不知道)

  阿飞去跟上官金虹玩命时被一堵门就挡住了,什么办法都没有,

  他以头冲门撞了半天,这堵门非常非常硬,原书中说:门是铁铸的,至少有一尺厚,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撞开。

  突然,李寻欢从天而降,他居然单方面宣布:“我们胜利了!!上官金虹死了!

  (至于上官金虹怎么死的?不解释,五毛特效都木有的。)

  这种从天而降的拐点,根本就是拐卖!

  我觉得金庸和古龙破天荒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,其实是暗戳戳教育你:

  这就是在拐卖!,就是在胡编!!,千万别信,千万别信啊~!!

  五

  像令狐冲内力全失又学会吸星大法,阿飞被坑被绿又被李寻欢拯救了,卫斯理最后被外星人救了这种blablabla,都是空降的拐点。

  几乎拐到拐飞了。

  但是,结尾很好。

  事实上古龙和金庸很认真地完成了这两个人物的结局。

  最后,他们在令狐冲和阿飞身上找到了一种真实的状态。

  一种疲倦。

  令狐冲在思过崖的密洞又见到了小林子,那个曾经鲜衣怒马,锦衣玉食,勾搭走他小师妹的小林子。

  成了阉人,而且瞎了的林平之还在恨恨地:“只可惜混乱之中,我没能亲手杀了令狐冲这小贼。

  令狐冲就风中凌乱了,还很奇怪,你怎么这么恨我。

  你怎么这样?

  你到底是谁?

  青山掩不住,毕竟东流去,浮云过眼凭谁看,林平之在他印象里已经是几个剧本前路人甲了。

  阿飞后来也又见到了林仙儿,那时林仙儿刚刚开始想对阿飞好一点,她想可以给这傻小子一丁点好处,他一定会继续服服帖帖地当她的小奶狗。

  阿飞在吃饭,喝一锅稀粥。

  他看见她。

  古龙写了一个长句。

  “他慢慢地将衣服脱了下来。他精赤着上身走了出去,走入雨中。”

  “雨很冷,但是雨很干净。”

  ——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

  阿飞头走进雨中以后是什么感觉?

  在我想来,他一定轻松得不得了,越走越愉快,越走越轻松。

  什么梅花盗,兵器榜,金钱帮——,温侯银戟,龙凤双环,小李飞刀,天机棒。

  鲜衣怒马,快意恩仇,星辰大海,Iwillback,终结一切;你死我活,刀头舔血,残暴的欢愉必将由残暴结束…

  艹蛋的拐点,谢天谢地都过去了,我终于可以做一条快乐的咸鱼了…

  六

  温瑞安笔下有一个人物叫戚少商,他有一个兄弟叫顾惜朝,他出卖了戚少商,害死了他的很多兄弟,还弄折了他的一支胳膊。

  他后来东山再起,又抓到了顾惜朝,但没有杀他,只是也折了他一条胳膊就把他放了。

  诸葛先生知道以后,盛赞他的豁达,他说

  “杀人之剑,不过是一把利器。”

  “而饶人之剑,已属神兵”

  “而下一次,我希望你能施活人之剑。”

  诸葛先生话听的很玄妙,表达的道理又很简单。

  别老惦记自己右手的事了,好好活下去吧。

  这本书叫《逆水寒》,四大名捕系列中公认最经典的一部,里面无情还是一位少年。

  结尾部分,他就站在不远的地方,默默听着诸葛先生和戚少商的对话。

  温瑞安写了一段工整文字来表述少年无情的心理活动:

  “他觉得他很了解戚少商藏在心底里最深处的意思。也许在那儿,情感的翻涌,要比这江水的怒涛还要激烈。而他也感受到了,一如这逆风吹浪,直把他衣袂吹得直贴肌肤一般。”

  ——《逆水寒》

  真是少年情怀—都是诗。

  我觉得,温瑞安比古龙和金庸都要可爱。

  写《逆水寒》时他还很年轻,所以他可能真觉得这种“比江水的怒涛还强烈”的情绪更有意义。

  其实呢,爱你的人不会让你欢喜太久,就是有人辜负了你,你又能恨多久?

  就好比阿飞对林仙儿,最后还是把她放走了

  好比令狐冲对岳灵珊,最后她一哭,他就什么都答应,

  好比戚少商对顾惜朝,只撅了一只胳膊,还说了不少暧昧的话儿,后来电视剧里索性把他们拍成了一对基。

  有一支首歌唱得很好听:

  有生之年,狭路相逢,终不能幸免。

  你我他,生活,现实都是如此。

  辜负你的人(或许你的林仙儿,岳灵珊。也或许是你的上官金虹,林平之)也许有一天,你们会在某个公交站狭路相逢。

  你总不至于掐着她/他的脖子说:

  贱人我要恨你一辈子吧?

  不可能。

  你可能会像令狐冲一样,一脸懵逼:你看我干嘛,你怎么这样?你到底是谁?

  可能会像阿飞一样头也不回的走掉。

  不能确定。

  不过,我能肯定你“哪儿的翻涌”再也不会像江水的怒涛一样强烈了。

  我不是煽情,我只是想告诉你:

  这才是人生的真正的拐点

  鲜衣怒马,快意恩仇,根本不存在。

  去下一站吧。

  (完)

卫生人才网手机3

相关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