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生人才网WSHR.COM欢迎您!

微信
手机版
自定义链接

林冲:顺流的鱼,天生的命。

2020-11-02 投稿人 : shiyue 围观 : 评论
卫生人才网手机4

原创 哈尼儿  古醉金迷  




我是业余写金庸的人,今天也业余地写一下水浒。

写林冲,就要从一位长者的话开局了:

“人的命运不仅要看个人努力,更要看历史的进程。”

有的历史是黑风恶水,有的历史是残风剩水,有的历史是顺风顺水。

其实咱林教头生活的历史时期,是一个顺风顺水的时代。

不要看《射雕英雄传》里总说:”靖康耻,犹未雪——”巴拉巴拉的没完,其实在“靖康”之前,宣和年间的北宋的曾有近三十年的盛世。

那时,蔡京正在用印钞票来创造“丰、亨、豫、大”的经济奇迹。

那时,张择端画出了表现东京城市繁华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。

活在那个时代的东京人,尤其是在体制内的小干部,生活是很顺遂,敞亮,舒心。

林冲也是如此。

按书上的说法,他是八十万禁军教头,但不是总教头,职位不高不低,混在一个“平流层”,大名府很多小官僚都在里面游弋。

林冲很普通,他一身好本领,却安于做一个教头,每天带领着禁军在大校场打打军体拳,做做如“大旗、狮豹、棹刀、蛮牌、神鬼、杂剧之类”团体操表演。

林冲也很乖觉,他觉得体制是水,自己是鱼,只要顺着水游,就能如鱼得水,游刃有余,万事大吉。

他还有一个志趣相投的“至交好友,无话不说”的陆虞侯。

在林冲看来,陆虞侯以及大多数人都和他一样不求上进,好吃懒做,混吃等死。

不奇怪,整个社会都是这样,身处这个时代,谁能分清是好还是坏?

林冲心里可能说:不蛮好吗?何必逆流而上?



林冲去结交鲁智深时,有一个跳过女墙的动作。

“那林教头便跳入墙来,两个就槐树下相见了”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

我觉得,林冲是看不上鲁智深的,一个关西的基层小干部失手杀了人,全靠一个野路子的员外,买了一道度牒上山做了和尚。

所以他对鲁达有一种心理优势:我嘛属于在“水”里混得好的,你嘛就属于在“水”里怎么都混得不好的。

鱼在水里游不香吗,干嘛要跳上岸呢? 

所以,没过几天,林冲就带着鲁达去买刀。

那个卖刀人的身份,十有八九是太尉府派来的奸细,那把神秘的宝刀,应该就是太尉府里的那把“不肯胡乱给人看”的宝刀。

这一点施老爷子没有明写。

施老爷子明写的是林冲讲价的细节,因为这价是讲给鲁智深听的。

“林冲…道:“好刀!你要卖几钱?”那汉道:“索价三千贯,实价二千贯,”林冲道:“值是值二千贯,…你若一千贯肯时,我买你的。”那汉子道:“……饶你五百贯,实要一千五百贯。”林冲道:“只是一千贯,我便买了。”

——《水浒传》

他麻溜地把价格压到最低,又掏出一千贯来显摆,丝毫不肉疼。

让鲁达来见见识面,林教头心里真是暗爽的。

看我混得多好?财务上多自由?日子过得多顺?

一千贯,这么大一摞,能放几个行李箱,和尚你知道吗?



林冲良好的自我感觉很快就幻灭了。

陆虞侯反水了。

陆虞侯一面把林冲诳到酒楼去喝酒,一头把林冲老婆骗到自己家里,让高衙内过来调戏。

说实话,这活儿做得太粗。

人家王婆挑唆小潘和大官人勾搭,还要左遮右挡,前铺后垫,用缝寿衣做个幌子呢。

陆虞侯这么冲鸭,除了要讨好高衙内之外,还是断定了林冲是不会和他玩命的。

陆谦的心思林冲也知道,所以他处理的很有意思

因为他知道陆虞侯知道自己不会跟陆虞侯玩命。所以他必须要摆出让陆虞侯知道自己会跟陆虞侯玩命的架势。

林冲是先将“陆虞侯家打得粉碎,”

“他拿了一把解腕尖刀,径奔到樊楼前去寻陆虞侯.....”

他“在樊楼寻不着人,却回来又在家门前等了一晚”。这一夜冷风吹得透透的,街坊四邻都给吓得不轻。

陆谦也识趣儿,躲在太尉府里三五天不出来。

林冲是不是真的要杀人我不知道,但他非常认真的地完成一个让所有人都知道他“要杀人”形式。

可是,才走了三天形式,林冲又忘了自己是要杀人的,居然“自此每日与智深上街吃酒,把这件事都放慢了”

所以,当高太尉派两个承局去叫他去看刀时——

林冲听得说道:“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。”

他一点防备没有,一只脚踏进白虎节堂了,还是一脸懵逼。

鱼的记忆力,真就是这么差。



“太尉道:“敢进我府堂里去!左右与我拿下这厮!”话犹未了,傍边耳房里走出二十余人,把林冲横推倒拽——

恰似皂雕追紫燕,浑如猛虎啖羊羔。

——《水浒传》

他被“取刑具枷来枷了,推入牢里监下。”

到了这个地步,林冲还在左右犯难——

高太尉是什么思路?高衙内又要怎么玩耍?我又该怎么“顺”?

然后他做了决定,彻底跪,完全顺从“水”的流向。

他抛弃了发妻:

“明白立纸休书,任从改嫁,并无争执。如此林冲去的心稳,免得高衙内陷害。”

他怼了老丈人:

“若不依允小人之时,林冲便挣扎得回来,誓不与娘子相聚。”

在野猪林,他被“连手带脚和枷紧紧地绑在树上”,可是要打杀他性命的童超,薛霸两个,他也要替其告饶:“非干他两个事,你若打杀他两个,也是冤屈。”

到达沧州之后,他还是努力做出向上游的“水”输忠表诚的姿态。

他在草料场,住得是老破小的草屋,“四下里崩坏了,又被朔风吹撼”。

可是他出门打酒,必须要“把先草厅门拽上;出到大门首”,还要“把两扇草场门反拽上锁了。”

单位的东西,我要保护好。

他去小酒店打酒,亮出老军留给他的酒葫芦,托着个宝贝式的说:“你认得这个酒葫芦吗?”

(叫你一声,你敢答应吗?)

他打酒归来,看见草堂被雪压倒,一定还要“摸索到床上,把那条一条絮被拽出来”。

他去古庙里栖身,施大爷是这样写的:

“是先把被扯来,盖了半截下身。却把葫芦冷酒提来慢慢地吃。”

小被子和葫芦,怀中的牛肉和冷酒,就是“水”给他留的最后一点余温了。



火烧草料场一出大戏,原书里写道:

“雪欺火势,草助火威。偏愁草上有,风,更讶雪中送炭。赤龙斗跃,如何玉甲纷纷;粉蝶争飞,遮莫火莲焰焰。初疑炎帝纵神驹,此方刍牧;又猜南方逐朱雀,遍处营巢。谁知是白地里起灾殃,也须信暗室中开电目。看这火,能教烈士无明发;对这雪,应使奸邪心胆寒。”

——《水浒传》

镜头一转,差拨,富安,陆虞侯整整齐齐一起亮相。

一张张面孔都穷凶极恶,一个个都张牙舞爪。

然后林冲这才恍然大悟:怎么?,我当你们是朋友,可你们要干我?

差拨,富安,陆虞侯:“对啊,特的来干你的,你怎么才知道啊?”

在诱你入白虎堂之时就形容了:“恰似皂雕追紫燕,浑如猛虎啖羊羔”

在野猪林之时也对你说了:“到这里结果你,立等金印回去回话。便多走的几日,也是死数。”

这不已经明明告诉你了吗?!

你一向顺水的,为什么不顺水去死?



水浒传第十一回叫“林教头风雪山神庙”,我看,这一回也可以叫“林冲必须死”。

林冲终于明白了,他明白得实在太晚,也太窝囊了。

他本该反应的更早些,是“如鱼得水”,“游刃有余”的感觉麻痹了他。

他把老婆也缴了,把老丈人抛弃了,把自己也卖了。就是为了在“水”里一路顺下去。

可惜,如果他真是鱼,那他对“水”的感觉根本是错的。

鱼怎么可能一直在顺水?如果真有这样的水,那就只能是有人在刻意地放水。

放水自然是为了养鱼。

水多的时候,大家都会感觉很好,一些蠢鱼也能顺水飞一下的。

可是好日子总会到头。

某年的某一天,可能是长期积累的危机爆发,也可能是外部环境的急促变化,或者是遭遇了“百年未遇之大变局”——

“放水养鱼”的政策突然变了。

“竭泽而渔”的时候到了。

于是,体制里的水位大幅下降,空间迅速逼仄了,上游童贯,高俅,下游童超、薛霸,夹心层里的陆虞侯,一起急了眼,犬牙交错,就奔林冲咬过来了。

缴了老婆就有用?
 
女人只是催化剂,体制化的内卷才是事实。
 
一时之间,众口扑食,在顺水里游惯了的林教头,完全招架不住——

一下被咬得重伤不治。



风雪山神庙,海干河落,刺刀见红,

林冲被咬疼了,也被咬醒了,终于动手了。

他初来孝敬过五两银子的差拨,被他“胳察”的一枪戳倒。

在大名府的富安想跑,“后心只一枪,又搠倒外地上。”

与他自幼相交的陆虞侯,被他把“尖刀向心窝里只一剜,七窍迸出血来。”

他“把毡笠子带上,将葫芦里冷酒都吃尽了。”

然后,被子与葫芦都丢了不要了。

直到这个时候,他终于从温水里跳上岸了。

施老爷子笔法悲怆地写下一个惨烈的句子

“那时,那雪越下得猛”。

读来一个透心凉,令人十分唏嘘。

所谓英雄末路,在这个“水”里,林冲走到了末路,

不过离开了这个体制这洼温水,林冲就真有出路?



林冲后来是上了梁山。

后来大家都说,林冲太南了,好汉中唯一算得逼上梁山的只有林冲。

林冲声泪俱下地控诉起来,可以说高衙内和高俅对他的是“使阴招”,“泄私愤”,“拉山头”,他受的“伤害和不公”,“今生至极”。

殿帅府的“水”里生态恶劣,“不讲政治”,“破坏规矩”,“拉帮结伙”,“排除异己”——

但是,不知他想过没,正是这样的“水”才给了他活下来的机会。

比如他丈人张教头不是曾“买上告下,使用的财帛”吗?

体制内的“孙佛儿”不是也去“转转宛宛在府上说知就里吗?”

在潜规则的压力之下,高俅不是也“情知理短,又碍府尹,只得准了轻罪吗”?

在野猪林,那个“铁禅杖飞将来,把这水火棍一隔,丢去九霄云外”的花和尚,不正是体制内另一条偷网之鱼吗?

这个水的腐败杀了林冲一半,这个水的腐败又救了林冲一半。

这是才是“水”的一体两面,矛盾又统一。



林教头是上了梁山,可是上山之后他的际遇就胜过上山之前吗?

梁山也是一个水泊,只要是水,就与其他的地方的水没有分别。

忠义堂石碣受天文 时一百零八条好汉,是齐齐整整的,在“天王降诏,早招安”之时,也未曾短的一个。

而征东辽,剿田虎,平方腊之后,连死带病,中途出走。天罡没了二十四个,地煞少了五十二个了。

鲁智深坐化了,武松断臂了。

原书中道:“不想林冲染患风病瘫了……林冲风瘫,又不能痊,就留在六和寺中,教武松看视,后半载而亡。”

逆流的鱼死在岸上,顺流的鱼死在水里。

只要“水”不改变,这就是历史进程。

至于个人的怎么努力,呵呵,不存在的。

(完)


—END—

  在珠三角地区找工作的医疗朋友请加群主微信:18925122149(微信,非电话)进群,非医务人员勿扰,群内每天都有最新最新招聘信息推送。

  转发招聘信息到朋友圈(不可分组并保留3天以上),加群主微信:18925122149(微信,非电话),有机会获取一对一就业辅导,医学影像执业范围的超声医师(应届毕业生亦可)还有机会获取一对一进修指导。
卫生人才网手机3

相关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