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生人才网WSHR.COM欢迎您!

微信
手机版
自定义链接

你连人命都不爱,你还能爱什么?

2020-10-02 投稿人 : shiyue 围观 : 评论
卫生人才网手机4

  世道不好了,妖魔鬼怪都出来了。

  一

  心情不好,不多说,就讲三个小故事。

  大约是六十年代,在陕西某个农村。

  有个老太太,活到八十开外,上三代都是贫下中农,根红苗正。

  因为辈分大,年级也大,村里的中农,富农,贫下中农,地主,都是她小辈,她一不爽,披头盖脸一通骂,人人都怕她。

  后来,变天了,工作组来了,下发精神,要批斗地主,就把村两个年轻的男女绑起来,弄到台子上,召集全村的人来批斗。

  这个村子呢,基本都一个宗的,两“地主”都是村里小辈,可是家有地,老人走得早,这俩人就成地主了。

  号召批斗的工作组一通鼓动,要大家放开手脚,要狠批,狠斗。

  可村里人觉悟不够,都羞臊的很,不愿意打也不愿意骂。

  没辙,只好请八十岁的老太太出马。

  老太太上阵,威武霸气,一通臭骂,数黄道白,一路从三岁和尿玩泥巴骂到借谁家针头线脑的不还,再上纲到剥削,压迫,害人精,三座大山什么什么的滔滔不绝。

  她也是精力充沛,中气十足,足足骂到天黑,骂得台子上两个人涕泪交加,痛哭不已。

  到这份上,大家都觉得批斗的差不多了,该批批了,该骂骂了,可以回去洗洗睡了。

  这时候,工作组突然叫了几个后生,勒令挖坑。

  大伙心里咯噔一下,一个个毛骨悚然起来。

他们要埋人?!

  这俩都是给认证过的黑五类,那年月死人都死到海里去了,就要活埋他们,谁敢管?!

“扑扑欶欶”“扑扑欶欶”…

  坑是越挖越深,那俩地主早就瘫着不敢动了,其他人吓得冷汗横流,都不敢言声。

  眼看着后生们就要把人往坑里推,八十老太一蹦三尺,跳到坑口上死死扒住,然后放声大哭:

“我的天爷啊,我活到八十,怎么叫我见到这个年月啊,青天白日活埋人啊!天爷啊!绝子绝孙的事儿啊,你们怎么干得出啊”

  这一哭,人人都哭了,挖坑的后生也不干了,个个都急眼了,工作组一看惹了众怒,只好撒丫子跑了。

  二

  我再讲一个故事,就是现在的事。

  我有一个朋友,年级比我小一点,也是三十大几的人了。

  他特聪明,属于技术宅,工业党一流,喜欢玩的都是p社的《钢铁雄心》这种无限烧脑的游戏。

  平时和他聊天很开心,因为他的脑子可以称之为“知乎”的百科大全,天文地理,鸡毛蒜皮,王小波,王家卫,王自健....什么都能聊的妙趣横生。

  有一天去他家喝酒,喝得微醺,发现他兴致挺高的哼着小曲。

  同时,他用五根手指,在空气里蜷成一个碗型,像拈着一泡芙一样晃来晃去的。

  我就好奇的问他,你乐啥?什么事?

  那朋友说:“今天8月6号。”

  我懵懵懂懂。

  他笑嘻嘻的说,今天过节,

  然后又端着那个“泡芙的手型”,晃来晃去的。

  我还是不明白。

  他又笑着:今天是小鬼子被原子弹炸的日子。

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  他那五根手指像是捧着一朵空气泡芙,抬得更高,晃的更自在,嘴里哼小曲儿式的重复:

蘑菇节,蘑菇节,蘑菇节....

  我背上一根根的寒毛都耸了起来。

  原来他的手指是在比拟一朵“轻盈的蘑菇云”啊!

  我记得自己少年时代读过约翰赫西的一本书,名字就叫《广岛》,里面写到——

  “1945年8月6日8点15分,一枚神秘的“新型炸弹”在广岛上空爆炸。”

  “一瞬间6千多度的高温,把一切都化为灰烬…”

  “离的近的地方,可以看见一堆堆孩子和女人的残躯”

  “在远的地方,有些人虽侥幸还活着,但不是被严重烧伤,就是双目被烧成两个窟窿。”

  “在16公里以外的地方,人们仍然可以感到闷热的气流。”

  “当场6万人死去,之后十五年,近14万人陆续因为各种辐射的并发症而死去...”

  还有一个瘆人的说法,说那些活下来的人,走去医院时,因为辐射的严重烧伤,身上黑色的碎皮都脱落下来,一圈圈的,都像豆皮一样在地上拖的老长老长…

  看他用手玩“虚拟的蘑菇云”时,我脑子闪过就是这样一连串恶寒的画面。

  而这哥们还在哼歌儿。很轻松很愉快。

  他脑子里的画面,应该是一朵非常漂亮的霓虹云儿

蘑菇节,蘑菇节。

  就因为死的都是他认证过的“鬼子”,所以我们要过节。

  三

  然后,就剩第三个故事了......

  我一下就想起了第一个故事里那老太太撕心裂肺的哭泣:

  “我是活到什么年月了,怎么见到活埋人的事儿了。我的天爷啊,我活到八十,怎么叫我见到青天白日活埋人啊!天爷啊!断子绝孙的事儿啊,你们怎么干得出啊!”

我也想哭了,我又造了什么孽啊?八十岁还没活到一半,怎么也到了这个年月了,居然能看到2.7万个杀人为乐,尸祝而歌,为大屠杀叫好点赞的“人”了。

  国得罪你了吗?国不在了,这世界也可以不要了?

  你要的“国”又是一个什么“国”?

  在一个光秃秃的石头球上,千秋万代,仙福永享的“国”吗?

  郭靖义守襄阳,是好人不能乱杀,不能乱杀了好人,萧峰在雁门关牺牲,是不想叫宋人打杀一个辽人,也不叫辽人打杀一个宋人,

  他俩都是侠之大者,但都非常顾惜人命。

  到你这儿,人命就被贴了二维码吗?那一条该死,那一条不该死,你扫个手机就可以PASS了?

  你们爱的明明是死亡,是灾难,是血流成河,白骨如山——

  怎么能是说爱国?!

  人命都不爱,你还能爱什么?

  那个手上轻轻托出泡芙形状,嘴里哼着蘑菇节的哥们,后来几次争吵后,我彻底和他断了来往。

  也许,今年的8月6号他还是继续哼着歌,为想象中原子弹爆炸时那虚幻而美丽的花瓣而快乐。

  我只能他对说抱歉了。

  四

  真的,生在这么个年月里,除了抱歉,还是抱歉。

  原来人性不一定是进化的,还是可以退化的,而且退化的速度比开倒车还快,连武侠小说里都有的道理,连60年代农村老太太有的人情味,都能退化的一丝不剩了。

  不要说我圣母,也别说我是个懦夫,

  我想说,我有这么多冷血的同类——

  生而为人,我十分抱歉。

  我拉黑了很多人。

  我对你们也十分抱歉,因为生而为人,绝不敢和你们这些“人”为伍了。

(完)

卫生人才网手机3

相关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